小葱硅谷解码 | 专访Ripple产品副总裁:Ripple的使命不是创造另一个支付网络

这个致力于改变全球汇款方式的区块链公司,在深耕欧美市场多年后,将亚洲市场视为其新的战略要地。然而,尽管已经与日本、印度、泰国等多国金融机构达成合作关系,但Ripple进军中国的过程却似乎不那么顺利。

冒险是硅谷的精神底色。从最初的淘金热、西部大开发,到今天的创业,无不体现了这一点。这里的人们似乎骨子里就有一种不安分和对未知、新事物跃跃欲试。

2017年以来,区块链和比特币成了硅谷的热词,越来越多的技术极客、创业者,乃至传统互联网大公司涌入这个行业。

大学输出聪明人,风险投资家投入资本,大公司提供底层技术支持,这也让硅谷成为全球最活跃的区块链中心之一。

11月12日至17日,小葱团队沿着硅谷的101号和280号公路南北穿行,一路探访区块链创业者、风险投资家、开发者、高校学者。在未来的一个月里,我们持续推出《小葱硅谷解码》专题,试图展现硅谷区块链生态的全貌。

小葱APP 12月5日讯,作者:张丹丹,转载请注明出处。

2018年1月,随着加密货币狂潮达到顶峰,其造富效应创下了一个又一个里程碑。

1月4日这天,Ripple联合创始人Chris Larsen身家飙升至590亿美元,在福布斯财富榜上一度打败Facebook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成为全世界排名第五的超级富豪。Chris Larsen持有51.9亿XRP和17%的Ripple公司股份。

几乎是同一时间,Ripple公司发行的代币XRP市值达到1477亿美元,成为全球排名第二的加密货币。

这距离瑞波公司创立仅仅过去了6年时间。

然而,牛市来得快去得也快。Coinmarketcap数据显示,XRP市值目前已缩水至约144亿,仅为最高峰时的十分之一。

尽管如此,XRP仍然是仅次于比特币的加密界第二大币种。

11月15日,小葱受邀参观了Ripple位于旧金山湾区的办公室,并与Ripple产品管理部高级副总裁Asheesh Birla进行了一场深度对话。

Asheesh Birla是Ripple公司的早期成员之一。加入Ripple之前,他在硅谷工作了一段时间,当时正是互联网时代刚刚兴起的时候。Asheesh Birla称,他“爱上”区块链的原因是区块链能够将互联网的功能和优势应用到金融领域。2013年,他正式加入Ripple公司。

在强敌环伺的支付领域 如何避开与巨头们正面对决

Ripple创建于2012年。作为起步较早的支付协议系统,Ripple一直是区块链领域关注度较高的项目之一。

目前,Ripple已经与100多家金融机构签约,其中不乏渣打、瑞银、桑坦德等银行业巨头。小葱研究院认为,Ripple本质其实是一家金融科技公司,专注于为银行及金融机构提供跨境支付的技术解决方案。

而在金融科技这个领域,Ripple不可避免地要面临与金融科技巨头和支付巨头们的竞争。

今年6月,阿里旗下的蚂蚁金服在Alipay Hk上线了首个区块链跨境汇款业务,将跨境汇款时间缩短到3秒。

更早之前,Visa也宣布测试基于区块链技术的企业跨境支付平台B2B Connect,并计划进一步商业化。

在被问及是否担心阿里、Visa、PayPal等支付巨头的入场对Ripple构成威胁时,Asheesh Birla回应称,Ripple的使命不是创造另一个支付网络,而是增加现有支付网络的交互性:

Visa在发达国家市场的体量巨大,例如美国和欧洲。PayPal在美国的体量也很大,但PayPal在新兴市场并不流行。我们拥有的是可以帮助这些不同的支付网络实现交互的技术。PayPal可以向中国的支付宝客户或一位在印度的客户实现支付,而不需要借助于PayPal。我认为瑞波的机遇是帮助这些不同的网络实现交互。

Ripple要锚定的竞争对手也不是这些支付巨头,而是环球同业银行金融电讯协会,简称SWIFT。

SWIFT是国际银行同业间的国际合作组织,主要业务是帮助不同国家的机构间进行资金清算、信息交换等。在银行间跨境结算市场上,SWIFT多年来占据着垄断地位。

在Asheesh Birla看来,SWIFT是一个强有力的竞争对手,但他们的基础设施太过陈旧,已经无法满足日益增长的市场需求 :

SWIFT技术和电汇技术是分批处理。你必须拿到一个文件,然后把它放在FTP服务器上,隔夜才能汇出去。正如我们所提到的,那些越来越关注电商的经济体不可能忍受一笔支付要等待数天才能到达的情况。我们的现代技术允许您发起任何金额的即时跨境支付,我认为这是更具前瞻性的技术。截至目前,SWIFT仍占有很多市场份额。他们已经存在了很长时间。人们选择使用SWIFT是因为它的体量大且存在时间比较长。

对亚洲市场的野心能实现吗?

经过多年开拓,Ripple在欧美市场基本站稳脚跟,亚洲市场成为其新的战略要地。

上周在伦敦举办的一场区块链峰会上,Ripple的欧洲监管关系负责人Dan Morgan称,看到了亚洲市场的庞大需求,亚洲市场存在因为银行间通信成本过高而导致服务不足的问题。

Asheesh Birla认为,电商的迅速发展催生了对更先进的全球化支付技术的需求,这种趋势在亚洲市场表现的尤为明显:

今天支付的主要问题是,今天全球支付的大多数基础设施建于20世纪60年代。在20世纪60年代,很少有真正全球化的公司。……但是我们现在在2018年看到的是,几年前刚成立的公司现在已经全球化了。今天,各种各样的公司在世界各地进行电商收付。他们不会容忍20世纪60年代的传统技术,不会容忍需要花费数天来筹资的状况。

人们想要按需实时支付。人们希望能汇出任何金额,希望流程现代化。这为瑞波吸引了很多客户,特别是在像亚洲这样的高增长新兴市场中。我们能够帮助他们做一些他们无法用传统技术做的事情。

亚洲是一个非常受欢迎的创新之地。我认为亚洲的金融机构需要更现代化的东西来推动他们的业务。我还认为亚洲的监管机构在区块链监管方面一直非常具有前瞻性。他们将其视为一种可以帮助所在国家赶超发达国家的技术。因此,今天你会发现,一个亚洲国家的区域银行借助区块链与世界上一些最大的银行竞争。

目前,Ripple已经与日本、印度、泰国等多个国家的金融机构达成了合作关系,但在中国却似乎“碰壁”了。

早在2014年接受腾讯财经采访时,Ripple Labs首席风险官克瑞格基德就表示,自己已经与中国的部分监管层和金融机构进行过沟通,并希望能有机会在有限范围内进行Ripple协议的试点。当时,据腾讯财经,一家中国国有大银行的支付部门负责人曾“预言”,中国监管层对于Ripple协议可能会持保守态度。对于Ripple协议能否像SWIFT那样成为整个行业“约定俗成”的标准,上述人士认为是可能的,但过程会非常漫长。

四年过去了,尽管Ripple已经与100多家金融机构建立了合作关系,但其中却只有一家连连支付(Lianlian Group)来自中国,并且还是非银机构。

在对小葱谈及进军中国的计划时,Asheesh Birla的措辞也略显含糊:

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市场之一。 我认为中国真正令人兴奋的是,即使在中国,电子商务也是巨大的。……所以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我想我们会在很多不同的国家观望,看看我们如何能够与中国做点什么,同时也继续把我们的产品带到很多亚洲国家。

 

小葱研究院分析指出,与比特币拟作为全球硬通货实现“高效并低成本地向世界上任何人转账”的初衷不同,Ripple专注于银行和金融领域,其初衷不在于让XRP成为世界硬通货,而在于用Ripple系统取代SWIFT跨境业务系统。XRP本质更像是Ripple的企业币(绝大部分由项目方掌控和管理),而非去中心化的数字货币;Ripple有可能发展成为金融科技领域的独角兽,但XRP不可能因此成为全球硬通货。

Ripple旧金山总部一览

在Ripple工作人员的带领下,小葱团队参观了位于旧金山的Ripple总部。这是一个刚刚扩建过的办公室,在Montgomery大街的一幢办公楼里占据了整整三层楼。据工作人员介绍,Ripple全公司一共有300多位员工,分布在世界各地,在旧金山总部办公的约有150人,其中包括很多工程师。

在一侧的墙壁上印着Ripple的企业价值观——LEGGO, "Live it, Enjoy it, Get it done, Go for it, Own it"。

另一片办公区域背后则写着Ripple的愿景——让全球的资金流动像信息流动一样(便捷)。